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观点 > 改装自媒体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字号+作者:CLauto酷乐汽车 来源: 2018-09-29 16:26:11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来源 SpeedAcademy作者 Mark Bovey翻译 阿甘S2K今天起小C会为大家放送三期的Enviate派克峰赛车的比赛及制作过程,经常关注我们公众号的车友想必对派克峰'...

来源 SpeedAcademy

作者 Mark Bovey

翻译 阿甘S2K

今天起小C会为大家放送三期的Enviate派克峰赛车的比赛及制作过程,经常关注我们公众号的车友想必对派克峰这个词并不陌生吧,因为我们时常会推送一些有关它的新闻及故事,而今天这篇文章则来自阿甘同学的对国外媒体文章的翻译,相信大家对阿甘也不会陌生,毕竟之前连载的S2000改装视频也是出自他对外媒的翻译与字母制作,可以说十分专业了。

关于派克峰,不熟悉的车友可以阅读之前发送的这篇文章来了解:大众 |“我的电动车,是不可战胜的”—— 在派克峰破纪录的大众电动赛车,干掉了全世界的燃油车。

以下是本期内容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周二晚上9点,当我推开JC FabWORKs的车库门,发现CodyLoveland和他的团队正在整备他们的赛车 —— Enviate。

因为JC的车库为参加派克峰的选手们敞开了大门,车库内工具噪音一直不绝于耳。但车库的主人Cole Duran却认为,向竞争对手们敞开大门,可以使比赛的氛围更加和谐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车房的气氛很轻松愉快,但你绝对想不到的是,Cody已经将4年的青春投入到这台Enviate赛车的研发上了。

在派克峰爬山赛期间,所有人都夜不能寐,每支车队都把这一周的日程表塞的满满当当,尤其是比赛前的准备时间。

每一天,车队和观众都会在早上4点钟的时候上山,资格赛在派克峰收费站打开之间就开始了。一直到9点才结束,这时你才有时间去IHOP店里吃点东西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这是工程与艺术的结晶,是一只被创造出来的怪兽。当我第一次看到Enviate的时候,还是在PRI 2015 (Perfomance Racing Industry 性能与竞速工业展 )Vibrant Performance的展台上,当时这台车只有钢管骨架,中冷器和涡轮,使用的还是HRE的轮辋。

但现在在我眼前的是它的最终形态,SebaSTIen Lamour设计的碳纤维车身和空气动力学套件狂野至极,但所有的一切都由Cody一人打造,对,所有的套件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从照片上看,你可能会觉得这台车如此神圣遥不可及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如果有什么零件坏了,Cody就会改进它。“我绝不可能把零件原封不动地装回去,如果它坏掉了,一定要找到原因的!”Cody如是说。“如果还想去派克峰比赛的话,没有什么零件是珍贵到不可替换的,一个都没有!”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今夜,Cody已精疲力竭。“但这就是代价”,Cody说,这时他正在焊接新的悬挂支架,努力让这个小零件能完美地安装在车架上。

团队的其他成员也在忙着各种各样的事,以使赛车处于更好的状态,根据车手Paul Gerrard的反馈调教赛车。车手Paul也在场,给车队出谋划策,谈笑风生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第二天早晨的资格赛,他们拿到了第四的位置。晚上回到车房,重复着相同的流程。切割,焊接,改进。Shawn,整个团队的掌舵人,挤出有限的时间在折叠凳上小憩一会。

队友Nick承担起了一个长达7小时的任务,他必须在螺栓上打孔,然后让系上安全绳,以使半轴不会脱落。因为赛车产生的下压力非常大,所以整个团队每晚都必须检查和上紧所有螺栓螺母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想成为团队的一部分,至于Cody,他只是想完成他最初的梦想。

说起他来参加派克峰的原因,故事非常长。Cody的付出是难以估量的,不仅仅是钱的问题,Cody自己的LoveFab工作室的业务也已经被搁置,更无暇顾及家庭。

甚至他的另外一台派克峰赛车项目,与合伙人 Aric Streeter一同制造的Torquezillion赛车项目,也已延期。现在Aric和Cody都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Enviate的完成上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第二天,周四,我终于看到了Enviate跑了起来,如此极速,如此美丽,在山林中呼啸而过。即便是在资格赛过程中遇到了缺缸的情况,但Enviate的位置在Unlimited组别中也有所提升。

回到车房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每一次攻山,都有新的挑战,之前表现工作正常的线束,这一次却被引擎高温熔化掉了。

除去备用接线的接头不匹配之外,修理起来简单直接。Shawn和Enviate的tuner,Adam必须想出一些奇招,把熔化的线束接上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随着接线的工作完成,Tyler,这个打造了这台1000 匹LS引擎的男人,在车手Paul的要求下,完成了其他的一些调整。

Cody跳进座椅,把Enviate打着,把车移到下一个房间,准备进行四轮定位。引擎咆哮着,Cody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。

在这个时刻,没有一个人想休息。整个团队丝毫没有疲惫的迹象,Cody告诉大伙儿,Enviate已经好久没有像现在一样酣畅淋漓的咆哮了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周五是资格赛的最后一天,发车点位于恶魔操场(Devil‘s Playground),景色非常迷人:云在我们脚底下,我们就像坐在飞行的747的机翼上俯视着P房和山峦。在云雾封山之前,每个人都有机会跑一次。

随着引擎声不断地划过粘稠的空气,山道的可见度骤降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当Romain Dumas和Paul Gerrard出现在起跑线上时,所有人都震惊了。绿旗挥动,Romain像火箭一般弹射出去,不久就消失在了云雾之中。但Enviate的起跑则被延后了。主办方暂停了资格赛,希望天气好转之后再从新开始。

每个人都在这时随意走动,互相攀谈,等待资格赛重启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Paul从迷雾中走出来寻找他的头盔,他说云雾正在散去,其他车手都已经绑好安全带了。但此时的能见度却几乎为零。最终,今天的资格赛取消了,赛会的安全团队护送着每一个人下山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周五的晚上是粉丝的嘉年华活动,是给本地群众,粉丝和车手聚会的机会。这里人山人海。甚至是Ken Block的Hoonicorn也有亮相,发动机拉起高转与人群狂欢。

Aric是Cody的主要合伙人,也一同到场,Enviate的悬挂都是Aric设计的,悬挂的表现非常出色,这让他非常高兴。在平日生活中,他为Sirius XM工作 —— 这也是这个团队不拘一格的另一个证明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Enviate代表着草根赛车运动的最顶尖水平。Cody在他的小作坊里(LoveFab)生产原型车,以挑战他的加工技能。

Sebastien Lamour被Cody的底盘加工能力所打动,决心助Cody一臂之力。Sebastian在瑞士工作,担任F1车队索伯赛车运动的空气动力概念设计师。当他第一次在PRI2015展会上的社交媒体上看到Enviate的底盘时,他便动念要为这个底盘设计一套车身。

他的设计随后变成了cody首次尝试制造完整的碳纤维车身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周六是派克峰国际爬山赛的休息日,整个团队今天的计划就是为周日的比赛弄一遍螺栓螺帽。但是汽缸盖垫上还有其他的任务需要完成。

每个人都进入了工作状态。汽缸盖盖很快被拆卸下来,很多只手正在用刀片清理缸体表面。距离正式比赛开始还有12小时,每个人都顶着巨大的压力。

但你从气氛中却感受不到。队员们的工作难度不亚于寻找一台能够播放磁带的ipod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周日到了,正式的比赛日。

在派克峰国际爬山赛上,你只有一次机会。历经4年的打造,无数的时间,金钱,和不眠之夜都会在这一时刻获得最终的审判。目标就是完赛,但整个团队希望能够达到低于9分钟的成绩并创造新的记录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对于大多数车手来说,正赛日是他们唯一一次连续地跑完全程的机会。之前的资格赛会将赛道分成四段,分四天进行。

随着Enviate飞驰过12.42英里的赛道,穿梭过156个弯角,剑指海拔4300米的终点线,冲击到赛事的最高时速147英里,每个人的情绪都燃烧到了顶点。

但就在终点线触手可及的地方,发动机毫无征兆地熄火了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发动机熄火的原因尚无定论,但根据赛后的发动机拆卸检查以及数据采集。

猜测的原因是汽缸盖被顶起,导致气体倒灌至冷却系统中,进而导致水泵空化。通俗来说,在以147英里时速经过山腰野炊营地(Halfway Picnic Ground)的时候,引擎已经把冷却液全部煮沸了。

油温爆表,达到了148摄氏度,空滤也被涡轮的高温熔化了。再加上高海拔的稀薄空气,使得引擎无法正常工作,所以在Paul杀入最后一个发卡弯的时候,引擎罢工了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很难想象当时Paul Gerrard的脑中究竟闪过了那些念头。赛车止步于终点线前,此时电池也没有足够的电量重启发动机。

就在此时,在一台没有后视镜的赛车里,Paul挂进倒挡,让赛车顺着山坡向后滑向山下。

突然,发动机再次打着!就算是比赛过程中插播了这么一段惊险的小插曲,Enviate 仍然以10:19.312的成绩穿过终点线,夺得了Unlimited组别的亚军,在全部参赛的78台赛车中名列第13名。

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征服了派克峰。

我们赌上了男子汉的尊严去造赛车,这才是末日无悔的人生 P1

未来的传奇又该如何书写?

Torquezillion还在等待Cody和Aric去完成,但Enviate已经在派克峰刻下了丰碑。从比赛中收集到的数据证明了团队有着出色的的数据采集能力,可以大胆地猜测Enviate明年仍可再战派克峰。

与此同时,Enviate也有升级成AWD的潜力。Cody一定会乐意将两台赛车 Enviate和Torquezillion都带来派克峰,同时登顶。

说了那么多,也该让大伙歇一歇了。

1.中国改装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;2.中国改装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中国改装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国改装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国改装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汽车改装相关文章
汽车改装网友点评